万事未备,已来东风 ----也谈刑事案件律师辩护全

2021-05-29 17:03

      近日,最高人民法院、司法部发布《关于开展刑事案件律师辩护全覆盖试点工作的办法》(以下简称《办法》)。《办法》规定,刑事案件进入审判阶段,只要被告人没有辩护人,人民法院应当通知法律援助机构指派律师为其辩护,《办法》在八个省市试行。

      该消息在刑事律师界一下子炸开,有人说刑事辩护律师的春天来了。笔者认为,《办法》通过制度的方式强行提高刑事辩护率,带来机遇,也存在问题。

一、律师会见难上加难

      辩护律师办理刑事案件,会见被告人是必需环节。笔者在广东执业,深感去看守所会见排队之难。在本市会见,如果预约,则需提前2天,且名额有限(一般两名);不预约的情况下,上班前一小时必须到看守所门外排队,到市外则要更早,否则无法会见。所以,刑辩律师都是不能午睡的“早起鸟”。如果按照现在有些地方刑事辩护率15%计算,刑事辩护全面覆盖后,则辩护率将提高几倍,律师会见人次相应增加数倍,相应地,看守所的会见室必须增加几倍,人手也要大大增加。否则,以前的会见难,变成排队难,比去医院看病更难。

      《办法》的发布方是最高人民法院和司法部,而我国的看守所是归公安机关管的,不是司法机关。《办法》第13条规定,人民法院应保障辩护律师的执业权利,包括会见。但是,人民法院、司法机关又如何约束公安机关管的看守所呢?

      刑事案件审理期限短,简易程序的案件更短。律师的时间是非常宝贵的,耗时在排队上,长期以往,不但影响法律援助律师的积极性,还会影响非法律援助刑事律师的积极性,影响整体刑事辩护的质量。

二、专业刑事律师数量跟不上

      刑事辩护全面覆盖,必然需要大量的专业刑事辩护律师。资深刑事律师因各种原因不办理法律援助案件。民商事律师也不愿意办理刑事案件,偶尔办理,也不太专业。新律师走上专业化之路更是漫长。

      《办法》要求组织资深骨干律师办理刑事法律援助案件,发挥优秀律师在刑事辩护领域的示范作用,组织刑事辩护专项业务培训,开展优秀刑事辩护律师评选表彰活动,推荐优秀刑事辩护律师公开选拔为立法工作者、法官、检察官,建立律师开展刑事辩护业务激励机制,充分调动律师参与刑事辩护工作积极性。现实是,资深的刑事律师一般不会大量接案,有的一年才接几件案件,因此,不要寄望资深刑事律师参与法律援助,即使参与,也只能办理寥寥几件,无法满足全部覆盖的数量。一些业界大律更是10年不办案,不要寄望其参与法律援助。《办法》寄望优秀刑事辩护律师公开选拔为立法工作者、法官、检察官,更是一厢情愿。司法制度改革下,多见法官、检察官转型做律师,鲜闻刑事律师转型作法官、检察官,原因种种,在此不予评论。

      法律援助律师队伍里,很多是刚执业的律师。不少新律师在实习阶段没有协助办理刑案的经历,现有实习律师的培养制度不利于培养刑事律师,实习律师即使能坐上辩护席,也不能发言,不能得到充分锻炼。所以,笔者建议新律师刚执业不要单独走上辩护席,应当与资深的刑事律师一同辩护,否则不是救人,搞不好害了人还全然不知。法律援助更不应是新手练习的通道。

      刑事辩护全面覆盖,专业的刑事辩护律师数量无法满足现实,特别在偏远的县城。《办法》规定,本地律师资源不能满足工作开展需要的,司法行政机关可以申请上一级司法行政机关给予必要支持。如何支持?无非是调派外地律师,但不是长远之计。专业辩护律师数量跟不上,质量更无从谈起。

三、一加一减,影响审前辩护率

      《办法》只规定了在法院审理阶段必须指派律师辩护,没有规定在侦查阶段、审查起诉阶段律师参与辩护。事实上,很多刑事案件在侦查阶段、审查起诉阶段需要律师。律师提前介入,更能维护犯罪嫌疑人的合法权益,部份案件可能因律师的辩护,或撤销,或不予起诉,避免进入法院审理阶段;部分案件经律师提供法律意见,最终不予羁押,取保候审,即使进入审判阶段,也可节约司法资源。因此,审前律师辩护,起到协助“截流”、“疏导”的作用,部分案件不进入审判阶段,减轻法院的压力。《办法》出台后,一些嫌疑人及家属可能寄望于审理阶段的免费律师辩护,而放弃前期花钱聘请律师,错过审前辩护的良好时机。整体看,一加一减,只看到加的一面的数据好看,没有考虑到减的一面的可能与弊端。

四、预防形式辩护

      《办法》的目的之一是预防冤假错案。在庭审为中心的语境下,律师出现在辩护席,应当提供有效辩护。应当开庭一个星期的案件,如果压缩成半天,走走形式,损害的必然是当事人的权益。有效辩护,不是那么简单,律师越早介入越好。有些疑难复杂的案件,在一审阶段才指派律师,为时已晚,部分关键证据可能已经灭失,比如有利于被告人的不在场证据等,这些都不利于预防冤假错案。

五、 市场与制度的调和及冲突

      《办法》规定审判阶段刑事辩护律师全面覆盖,法律援助的范围超越了《刑事诉讼法》第三十四条、第二百六十七条的规定,即:未成年人,盲、聋、哑人,尚未完全丧失辨认或者控制自己行为能力的精神病人,可能被判处无期徒刑、死刑的人,没有委托辩护人的,人民法院应当通知法律援助机构指派律师为其提供辩护。其他适用普通程序审理的一审案件、二审案件、按照审判监督程序审理的案件,被告人没有委托辩护人的,人民法院应当通知法律援助机构指派律师为其提供辩护。

      以上制度设计,对于被告人而言,要么自费委托辩护律师,要么免费接受法律援助指派的律师。就刑事律师而言,免费是否会对收费的法律服务市场带来冲击?对于资深的大牌刑事律师,影响不大,行业口碑、标杆摆着,他挑案件,不是案件挑他,高收费是必然;对于官派律师,也影响不大,资源在这里,费用不用愁;对于新律师,是利好消息,时间多,精力充沛,可以通过法律援助渠道获取大量案源;对于普通刑事律师,不是利好消息,免费必将影响律师收费的提高,这部分律师因时间、精力有限,可能无法分身参加大量的法律援助。不过,对于有志于刑事辩护的律师,可以通过法律援助,进行有效辩护,积累典型案例,从而铸造品牌,也是难得的机遇。